代理品牌
 

《百家乐清秀脱俗一仙葩》

时间:2017-05-07 10:44
 
 
幽居山谷伴天崖。
 
何人请来居雅室,
 
惹得诗情总为她。
 风刮得异常猛烈,真有些天昏地暗的感觉。乍暧还寒的四月,我第一次走进了这个地区唯一的陵园,看到那整齐划一的墓碑,在风中显得
 
那样的凄凉和孤寂。刚过清明,多数的墓碑都装饰着绢花,墓前摆放着供果和纸钱。风卷着烧纸的灰烬在空中打着旋儿,绢花在被风吹得瑟
 
瑟发抖,风的低嚎声在人们的耳边回响。
    姑姑去世三百家乐周年了,我们要将她的骨灰迁入墓地。穿过都是同一种模样的墓地,到了姑姑的墓前,这是一座只有一平方多的双人墓,汉
 
白玉大理石砌成,还有两个小石狮把守,显得很肃穆。我们十几个人立在墓周围,听主事的吩咐,用红地毯为姑姑装饰着墓室,给石狮子系
 
上红绸。没人吱声,只有风在耳边嚎叫着。仪式简短,我们摆上供品,又放了一挂鞭炮,然后将姑姑的骨灰安放进了墓室。“这就是姑姑永
 
远的家了。”想到这我的心里不觉一颤,我知道这也将是我们每个人最终的归宿,而这墓碑只能说明这世间我们来过,就像风一样,吹过…
 
    我们在姑姑的墓前叩头行礼,姐姐们的哭声和着紧密的风声更显悲凉。风吹起鞭炮的碎屑在空中飞舞,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,风又将我
 
带回了三年前,我似乎又听到了那低沉而沙哑的呼唤……
    姑姑的丧事似乎一直伴着大风。出殡那天早晨,大风卷起的尘土、沙粒把天空染成了灰黄色,太阳变得昏暗无光。起灵前,已76岁的姑
 
夫被主事让到了灵前,他脱下了那深蓝色微微发旧的帽子,深深地躬下身子,唤道:“孩子他娘,我给你鞠躬了,我不送了,你一路走好…
 
…”声音低沉沙哑。瞬间,灵前百家乐的哭声爆发了,我的泪水也如决堤般涌出,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。风卷起灵前的挽联哗哗作响,扬起烧
 
纸的灰烬满天飞舞,似乎风也在呜咽。我自那时起相信,上天绝非无情。当深深一躬的姑夫被主事扶起身子,抬起头的他显得那么苍老,苍
 
白的头发被风吹得凌乱不堪,眼里噙着泪水。就那一刻,如同一记烙痕,深深地印在我的记忆中,每当想起姑姑,那场面便细细地咬噬着我
 
的心。
   坐在从陵园回返的车上,我望着车外,北方的清明节前后还很冷,不曾下雨,草更不见返青,草原上一片凄凉,只听见风在急驰的车外
 
烈烈作响。
 
 
后记:写写停停,用了几日,一些沉重便始终压着。想起姑姑,她只是极其普通、善良的家庭妇女,我曾经是那么喜欢去她家。她的善良却
 
没有赢得上天的眷爱,得癌症的第二年,便静静地走了。说不出她有何功绩,她只养大了五个子女,待侯走了九十高龄的公婆,默默地支撑
 
着一个家,过的也是中国老百姓最普通、平凡的日子,但这平凡毫不妨碍她在我们心中的伟大,她的离去留给我们的是深深的悲痛和无尽的
 
怀念。姑夫是一位极憨厚的老者,他在灵前唤的不是“孩子他娘”而是姑姑的名字,我只是不想提及姑姑她老人家的名字罢了。当时姑夫没
 
有哭,但动人之处正在如此,也许他这个年岁的人已将生死看透: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逝者如斯。
 
 
点击: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百家一乐博彩高手论坛永不消失的....

 
网站地图